式微

我就画画,我就说说,我就写写。

集体中的个人

冷山
分歧者
饥饿游戏

盗墓笔记本

暂时的从那些构架宏大,一坨接一坨的谜团中解放出来,稍稍冷却了每次小哥出场尤其是和小天真有点啥的举动带来的兴奋感,突然就想写下点什么。

盗墓出来了那么久,我算看的晚的,不过也幸好赶在季播剧之前了。说这话不是代表不喜欢啦(我会说其实我是杨洋李易峰粉?)就是觉得应该区别对待,一千个稻米心中有一千个闷油瓶,但是如果还原到三次的话还是咩咩合适啊,手指头长身高匹配身材又好又灵活,重点是颜值高吧啦吧啦~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这是看到后来三叔想说明的吧。我好像能感受到吴邪处在巨大利益漩涡中的无力,老九门,张家,裘德考,神秘的政界领袖,他们每个人都想弄出根绳子把别人栓起来,结果乱七八糟织成了网套住了自己。局中局,迷中迷,所有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七情六欲人人有,千差万别各不同 ,任何人没有权利评判别人所追求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遵从自己的心。这些,我管它叫做唯心,好像是在看明朝那点事的时候被灌输的思想,对不对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事实上我还是佩服那些能够掌控一切的人的,像三叔,当吴邪带上面具才会知道他风光的背后都隐忍了什么,那是一种能力,是一种成熟了的智慧,这样,他可以保护自己和他想保护的人,可以完成心里认为对的事。人心,真的可怕么?不是的,只有那些被利益驱使践踏了底线的人才如地狱中的魔鬼一样丑陋无比令人作呕。欲望,才是罪恶的根源。我们依旧能看到铁三角的生死之交,看到潘子的忠诚,甚至三叔一直以来也在保护着吴邪,这些都让我们相信人心还有向善的一面。

这里提一下三叔在微博上关于版权的撕逼战,我看到有人为了钱什么没底线的事都做,也有人因为没有实力去抗争就像羔羊一样被恶狼抽筋剥皮食肉饮血榨取干净却无处可诉。不是埋怨法律制度的不健全,这个世界没有公平可言,我们所能倚仗的唯有自己而已。因为这点,我更崇拜三叔了,他不仅在笔下创造的世界中辐射这种态度,更是在现实中践行。身怀珍宝,必执刀枪。所以他不仅是一本能够写出畅销书的作家。作为商人,他拥有了在这个物质的社会里强大的实力。然后,理直气壮毫无畏惧的去惩戒恶狼保护小羊,践行正义。大叔说过,杀戮永远不是变强的理由,一个人,若以打败别人而证明自己,那他就已经输了 。他亦这样告诉天明:“强者,是能够让他的朋友亲人感到安全和放心。”这个社会存在弱肉强食,所以我们必须要变强,但不是我们变强就必须要欺凌弱小,帮助,保护平等的对待,是最好的相处之道。

意义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可是我还是想说几句。看到小哥说这句话的时候一下觉得好哲理啊,再琢磨一下有点装逼啊,再琢磨一下就好像明白了。小哥并不是神,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却没有选择的背负了太多,他越是厉害,越是高冷,就越是证明了他有多苦,有多可怜。他不用思考意义,命运早就为他安排好了一切,就算去想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可是我们呢?我们不是小哥,不用背负这么大的命运使命,这时候我们就该好好想想意义这个词了,然后,嘻嘻,就陷入了“人生的意义”这个亘古以来杀死无数哲人脑细胞却至今无解的问题里了。其实大可不必如此高大上,把一个简单的问题上升到哲学的范畴,我们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确保将来不会后悔就行了。还是唯心的概念。

这里还想说下潘子,不论是谁想起他在蛇沼鬼城中对三叔的惦念,想起他在三叔铺子中狠绝的威名,想起他住着租来的破旧房屋却死守三叔的本铺,想起他那满身的伤疤和三叔下落不明后的白发,想起那句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心中都会动容吧。有人会问,这都是为了什么,值得么?盗八中对潘子的总结还是很到位的,也许这样是他最好的归宿,他执着于三叔,没有了三叔生命也就没了意义,活着与死去又有什么分别呢。好像又回到了意义这个话题,像是从广西回来的吴邪,没有了对谜团的追寻一下子无所事事一样,生命中大概还是需要执念。

完了,写到这里看出来了,这篇文算是让我毁了,说了半天也不知道在说啥,随心而动了哈哈哈。只有这个时候才会顿悟自己的表达是多么无力,不过语言所能诉说的,永远都只是片面辰光而已。看到贴吧里有人说,盗墓是他的信仰。真正的感情,只有共同经历过的人才会懂,便也无需多说;不曾涉足,亦没了评判的资格,所以也请你们闭嘴。

听着东篱的世有名花写的这篇文,感觉有点空落落的,跟着吴邪走了这么久,盗笔也成了我的执念。

最后当然要留给三叔:��膜拜坑神��。


世有名花如许,应自解语。
在这场巨大的人性博弈中,谁都不能置身事外